--年--月--日 (--) | Edit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1年11月17日 (木) | Edit |
在动手写之前,我先开了豆瓣的专辑界面,有如下几行字:
碟名:《唱片》
介质:数字(Digital)
表演者:王啸坤
这是一张取名叫《唱片》却没有发行唱片的专辑,这是一张只灌在iPod里的专辑。发行方式是公开网上下载渠道,128k免费,wav付费购买周边后赠送下载码。时髦值好高。至于内地这惨淡的唱片市场我甚至是觉得宣传的太少,多有腔调的企划啊,跟Radiohead一样有没有,往后几年等唱片真正消失的时候你们这些愚昧的人类就察觉这孩子是多厉害多有创意了(
好吧,就算暂且不管专辑究竟是什么样的形式,至少我觉得好东西搞点噱头玩玩也不错。
出于他本人的一点偏执,专辑里所有歌名都是两个字的,大约是和他“王二”的绰号;一共十三首歌,不包含一首隐藏曲目,这绝对是和他“王十三”的绰号。 在这种小地方都有执著的王二啊,我太理解了。
《爱爱》,是头一次在歌里加rap吧,虽然不是他r的。普通的开场活跃气氛之作,还不错,是live会比碟更好的类型。
《遣散》,用了时髦值很高的小号,第一耳听到就爱死了。彻底勾起我心中那些无知的迷茫,浅淡的空虚,“暂且”可以“不提”的无聊到死的忧伤,被刻意“加深”的“此刻的美好记忆”。我想你太懂了,那种突然想犯二的冲动。
《不停》,10年极限赛的主题曲,命题作文的佳作。在正大喜马拉雅音乐节上听过一次live,一开始积蓄力量的低声吟唱,和之后高昂兴奋的上战场,承认那次确实high到了,而且没想过这首会那么high。
《粉笔》,听着这首就觉得彷佛在看一副副连环画,泛着黄,美,却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年少的那些事,哀而不伤。
《老崔》,用来缓冲的和弦片段属于凑数的。不过我很爱就是,这种跟朋友之间生活化的片段,录下来,做成唱片,好有爱。
《笑话》,好听的电子乐!特有的北方标准普通话的发音,句尾有一点点的儿话音,做成电子音美死了。编曲的电子度恰到好处,承托得他声音漂亮,音够高,腔调很足。
《没错》,是诗意的告白。“总是说错,那还是歌唱吧。”,因为看起来太坚强,太有目标,太一往无前,所以迷茫的时候就写歌撒娇跟我们撒娇就好,偶尔会忘了,你还比我小几个月。“我没有错,只是不够坚强。”,恩,都没错,“那些恼人的小敏感,只是星座的怪谈”。
《故意》,文案写的是都会情歌。非常pop的一首,歌词很抓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这首单曲的封面,夜晚的士穿过隧道的感觉。顺便一说这首歌单曲做的是限量U盘发行。
《走了》,非常好听而感人的作品。这种温柔的慢歌考验嗓子了,气息温柔绵长,声音清亮,唱功什么的他太行了。pv拍的催泪了。
《神像》,这首的首唱我在现场,他说“虽然大多数新歌都会在北京首唱,但是想留一首歌放在上海首场”,唉,这个想到就心酸的话题,其实你没有必要一提再提的。说到歌的话,当时就觉得是一首好歌,是一首就该配着大闪光灯,亮如白昼的那种,配着钢架大舞台,让他边喝啤酒边吼的一首歌。
《唱片》,点题作。他在唱他的想法和抱负,“你的游戏,你的规定,我的手,bye一bye and say goodbye”。这种拽拽的调调我很爱。
《杂志》,太可爱了!就跟当年他唱的《菩提树下》一个调调。没办法定义没办法说这算什么作品,听着就想笑,就像吃着山东煎饼。live的话他肯定要现场改词的,太想听了。
《你好》,这首大爱。不落俗套的情歌,却感伤的要死。分手以后该怎么面对对方的老娘舅话题,给出了自己直截了当的答案:你好吗,我很糟。还有“我很在意,我是否难忘”这句,情歌就是不能把话说透,心中千言万语,下笔不落一字。王情圣真的太懂了,太懂怎么戳人心了。
《浪旅》,隐藏曲目。听这首歌快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下班,在漫长的空白之后突然响起的旋律,在地铁的人山人海里差点就没绷住。“被你无限低估的忧伤”啊,他在那里反复唱的“那怎么又是爱情”啊那怎么又是爱情。那怎么就又是爱情了呢。总之别露出空当,被戳到就惨了。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