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 Edit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3年03月10日 (日) | Edit |
找地方存一下,前几周拿到《乐动柏林》的日版之后自干五翻译了里面带的一篇报道。原文拍照了也不是很清楚,就不弄上了。毕竟之前看了《新浪漫主义》最后上场的画面哭得一塌糊涂当场跪在男神燕尾服下了,演出的画面看不到DVD,这个报道也算是一个补充吧。我翻得各种烂各种翻译腔,当作是自己的学习吧...

———以下正文———

李云迪与柏林爱乐乐团首次合作
-记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现场收录
2007年5月24日至27日,以柏林爱乐乐团的定期演奏会为契机,李云迪录制了他的第二张钢琴协奏曲专辑——《乐动柏林》。本专辑以现场录音的形式录制了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指挥则是不遗余力支持着李云迪的小泽征尔。与在录音棚录制的拉威尔钢琴协奏曲一起组成了这张专辑。李云迪表示录制这张专辑非常兴奋,“是我人生中特别的一刻。”
5月下旬的柏林,往年正是气候多变,晴雨变化莫测的的季节,但今年却是如酷暑一般地太阳高照,和日本一样持续着酷热的天气。我去听演奏会的那天也是如此,直到开演前的傍晚都仿佛要下雨一般。候场区没有空调,湿度非常高,这使乐团成员的愈加紧张。而另一方面,乐池的正对面的观众席上,穿着正式的听众正在华丽的氛围中热烈地交谈探讨。这是由于由于小泽征尔在德国也很受欢迎。他不傲慢的个性,对欧洲人而言非常具有人格魅力,而去年患病以来久违的登台表演也使观众非常期待。然而这一次还有另一点值得探讨,那就是李云迪与柏林爱乐乐团的首次合作。
在德国,李云迪经常与同为钢琴家的郎朗被一起谈论。作为年龄相近,又同为“流行之国”——中国出身的钢琴家,这也是非常自然的,然后像他们这样个性差距非常大的艺术家却也非常少见。与凭借华丽的演奏吸引观众的郎朗不同,李云迪的表演是纤细下的一丝不苟。如果说前者是受大众欢迎的“明星”,那后者就是最佳意义上的“正统派”了。实际上,对演奏会的乐评也认为他“专注于在音乐大学的学习,减少演出的次数,与郎朗形成了鲜明对比”。召开露天演奏会的郎朗在德国的知名度已经超越了古典音乐的领域,而李云迪在知名度上就可能要稍逊一筹了。
因此,与柏林爱乐乐团的初次合作就放在德国,是有重要意义的。可是在曲目的选择上却未选择拉赫玛尼诺夫第二协奏曲或者是柴可夫斯基第一协奏曲这样的必弹曲目,即使在普罗科菲耶夫的作品中,也未选择较有名的第三协奏曲,而是最终选择了很少有人弹奏的第二协奏曲。这究竟是乐团的希望,还是他自己的选择呢,对此李云迪作出如下说明:
“演奏曲目是我自己强烈希望的,我对乐团和小泽先生表达了特别想演奏这首曲目的意愿。第一次听就觉得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作品,但对那个时代而言也是非常特别的作品。这首曲目之中蕴含了大量的感情和浓重的色彩感。我不太了解为什么很少有人演奏它,明明听众也一定很想听到更多的曲目。”
事实上这首协奏曲是被批判为技巧主义的普罗科菲耶夫“着重于表达感情”而创作的作品。普罗科菲耶夫创作这部作品时受到好友自杀的打击,因此这部作品被认为是带有阴郁的特色。李云迪出于想介绍优秀作品的使命感,想法与众不同,“拉赫玛尼诺夫第三协奏曲在霍洛维茨弹奏以前它的价值也不为人所知。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也是一样,必须有谁来率先弹奏它(才能展现出它的价值)。因此,也向唱片公司表达了想录制这部作品的愿望。”
对唱片公司而言,录制知名度不是最高的乐曲是一种赌博。当今的唱片业界,为了确保销量,倾向于录制更有名的曲目而回避认知度较低的作品。而这次,也许是李云迪的热情传达到了公司的上层,他获得了与小泽征尔和柏林爱乐乐团这种最一流搭档合作的幸运,录制了第二协奏曲。
爱乐乐团的演奏以真挚的情感而闻名,而李云迪凭借其年轻的感情表达与流畅的演奏与乐团绝妙地搭配,展现了完成度相当高的演奏。从第一个音符开始,其鲜明的触键音响就彻在音乐厅之内,即使是面对“就技术而言钢琴史上最难的作品之一”,李云迪的演奏中也感觉不到任何对技术的不安。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灵巧地展现了独有的风格,以更加洗炼的方式表现了作品中蕴含的激情。他对曲目倾注了热情和注意力,向听众传达了毫无阻滞的流畅的音乐。
此外,这次合作的对象小泽征尔对李云迪而言也非常特别。“两年前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与小泽先生初次会面。有幸观看了他的彩排,当时就感到我们对音乐的理解非常契合。从那以后,不仅是音乐,我们还对人生等话题进行深入的探讨,他使我受益匪浅,是非常出类拔萃的人生导师。”
同为亚洲音乐家的小泽先生眼里,李云迪是正在古典音乐界努力奋斗的年轻亚洲音乐家。李云迪说“当时我刚开始我的职业生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而小泽先生将我介绍给很多人,为我铺平了道路。柏林爱乐乐团也不例外。他对乐团的成员都非常了解,成为了我和乐团沟通的桥梁。正是因为他,我才能和乐团所有人一起演奏出理想的音乐。小泽先生这次也特别为了我重新学习了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精彩的演出结束后,座无虚席的音乐厅掌声叫好声如雷。即使是听众都不太了解的曲目也没有关系,人人脸上都洋溢着激动的红潮和喜悦的光辉。对于演奏与喝彩的描写,柏林的日报《每日镜报》的乐评更为精准地写道:“观众只有面对真正的神童时才能在鼓掌时作出那样的表情。中国钢琴家李云迪与柏林爱乐乐团一起向听众展示了什么叫音乐的暴风雨。李云迪的演奏使施坦威发出了如风弦琴一般的音色,诙谐曲的16分音符好似洪水般逆流倾泻而出。演出结束后,他吹了一下凌乱的前发,带着少女般的羞涩接受了听众的欢呼声,仿佛在说自己所做的没有什么了不起。而我们因为他的演奏,不由地对这部作品1931年初次演出时引起了听众退场的丑闻而感到不可思议。”
从观众席出来才知道35分钟的演出过程中下过雨了。下了舞台满头大汗的李云迪和乐团成员站着就演奏的内容聊了起来,他解开衬衫露出胸口,显得很热的样子。像这样和伙伴们交换意见,也能使演出时激昂的情绪稍许平复一点吧。当时的氛围,和被雷雨冲刷过后的天气不可思议地契合了起来。音乐厅中虽尚有热意,而清凉的夜风也开始吹入室内,好比心中充斥着仍未冷却的兴奋和逐渐涌上心头的平和。刚刚完成初次和柏林爱乐乐团合作这一大事的李云迪,心中一定也是这样的情绪吧。这就是清爽的温暖,属于夏夜的独特光景。

by 城所孝吉
音乐评论/于柏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